主办单位: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
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
党委书记、行长王一林
访谈嘉宾:王一林 (海南省政协常委、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党委书记、行长)
访谈关键词:金融创新、项目年、银行服务、金融差异化、十二五规划、海南分行百年华诞
访谈嘉宾介绍(详情请点击)

往期访谈
媒体关注
2013年海南金融业高端访谈
[主持人] 各位网友大家好,欢迎收看南海网新闻会客厅,2013年是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开局之年,是实施“十二五”规划的关键之年,同时也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25周年。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我们南海网特别联合海南金融界的各大机构,强势推出“海南2013年金融业高端访谈”,我们将邀请到银行业、保险业和证券期货业界的各大金融机构,邀请这些骄人成绩的创造者和见证者,共同来讲述成绩背后的历练和思考,以及对未来的规划和践行,那今天我们首先有幸邀请到的访谈嘉宾,是海南省政协常委、中国银行海南省分行党委书记、行长王一林。王行长您好,欢迎做客我们的新闻会客厅。
[王行长] 好,各位网友好。

  访谈现场(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)

[主持人] 王行长,我知道您是1988年上岛的,您一直说自己上岛是一个偶然,是一个“误会”,怎么说?
[王行长] 确实是这样,因为当年我来海南是受朋友的邀请,来帮助他们筹建海南第一家信托公司,我是利用休假的时间,来到海南。其实当时也是因为自己高中时看过一个电影叫《海岛之子》,非常向往这个神秘的海岛,就想过来参与他们的筹建。筹建工作结束以后,我记得是海南省人民银行的行长韩海京同志,问了我一句话,说:“王一林,你是不是来海南参与海南岛的建设?”
[主持人] 您当时答应了吗?
[王行长] 我当时也不是答应,我记得当时他带我到了当时的人事处处长那里,我现在还记得叫邓月琴,一个女同志。可能是普通话和当时海南话的沟通有一点障碍,我说“好,等我电话”。
  我记得,我是(1988年)4月6号上岛,我有幸参加了一个很激动人心的场面,因为海南建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真的是一件大事,是全国人大向全世界正式宣布中国成立一个省,当时这个场面我是经历了。所以他跟我讲了以后,我的回答是等电话。建省活动结束以后,我就回到了我的家乡长春。但是,我记得5月3号上班的时候,我就收到了一份商调函。
[主持人] 商调函就下来了。
[王行长] 这事很意外,因为我当时在我们单位是办公室副主任,我也没想到。这个事情出现以后,成为一个新闻。很多人问我,更多的是鼓励我。但是从我内心,我希望是有人去反对,因为那么远,要离开家乡也是没有思想准备。但是在这么多人的鼓励、支持下,我就这么来了海南,所以,说是偶然,说是“误会”也不过。
[主持人] 它其实更重要的是一种缘分。
[王行长] 是一种缘分。但现在回忆起来很多人问我,说你来海南后悔吗,我说我不后悔,我很庆幸这次的“误会”,使我有了这么多丰富的经历,见到了更多的应该说在内地见不到的事情。因为海南当时作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,发生了很多在中国其他省份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“试验田”,我也经历了很多,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很宝贵的财富。
  去年我请到当时人民银行的领导和同事,应该说20多年过去了,我还在问,当年给我发商调函的老行长。
[主持人] 是个谜。
[王行长] 对,是个谜。我说,行长,当年你为什么给我发这份商调函?我不是说等我电话吗?他说他也记不得了。但实际上呢,如果真的没有这个商调函,可能我也没有勇气来海南,是个缘分,也是天意,但我也义无反顾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觉得这种选择是对的,我越来越热爱海南这片热土。
[主持人]

  访谈现场。(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)

  作为海南建省之初第一批引进的人才,您先后在海南省人民银行、海口城市商业银行筹备办公室、海南发展银行和中国银行工作过,可以说您是亲历了和见证了海南金融整个的改革和发展,因此呢,也被业界誉为是咱们海南金融业的“博士行长”和“长青树”,那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从事金融业25年的丰富经历。
[王行长] 丰富经历也说不到,但是这些经历确实很难忘。我相信,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,会很少有人像我经历了这个过程。为什么呢,因为这里面有很多是一个失败的经历。我想,这不是我个人的失败,我经历了中国金融改革过程中非常难忘的事件。
  我刚来的时候在人民银行工作,在外汇管理办公室做副主任,负责全省的外汇管理。这是当时中国的管理体制改革,也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的突破口。
[主持人] 特别是对于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外汇管理有一个特殊的政策。
[王行长] 对,当时海南办经济特区有两个重要的优惠政策,一个是外汇,一个是外贸。我当时经历这些事件,比如说,中国的外汇管理中的现汇管理,是在海南开始试点的。当时我亲自主持了《现汇管理暂行条例》。这几个办法在中国是最早,也可以说是第一个关于现汇管理的办法。
[主持人] 具有开创意义。
[王行长] 也可以这样说,当时外汇管制在我们国家是很严格的,因为那个年代,外汇在中国是非常稀缺的资源,所以管理得很严格,而现汇管理是在海南首先试点。
[主持人] 后来到了海口城市商业银行?
[王行长] 是的。我记得是在大概96年这样,全国的城市信用社风险逐渐暴露。当时我记得的是朱镕基总理为了化解城市信用社的风险,决定在100个城市组建城市商业银行,那么海口也是试点之一。我当时就由人民行推荐、海口市人民政府任命,叫海口商业银行筹备办公室主任,应该说从理论来讲是准备出任这个行长。但非常遗憾,海口商业银行的组建失败了,也是当时在中国100个商业银行试点中唯一的一个失败的银行。当时,我已经大概在这个办公室工作了接近一年,完成了清产核资。我就到了海南发展银行工作。
[主持人] 海发行是一个股份制银行吗?
[王行长] 海南发展银行是全国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。当时在深圳、广州都设立了分行,就像现在的招商银行、中国光大银行、民生银行是一样性质的。后来,省委组织部任命我为海南发展银行的副行长。我在那里工作了大概是一年零三个月,就被行政关闭了。
  这个银行的关闭挺遗憾的。刚才你谈到了我的经历,就是说,我的经历不算多,但经历了金融的风险,经历了金融危机,这个我想可能还是对我个人来讲是一个宝贵的财富,也很少人有这样的经历。
  当时,城市合作银行没有组建成功,那么在海发行,应该说海发行倾注了政府、各界非常大的努力,包括央行的帮助,每天工作到很晚很晚,希望能够把这个银行保存下来,能让它生存。我记得当时的省长汪啸风有一句话,他说海南发展银行如果关闭,海南的经济会倒退十年。足见对金融、经济的重视程度。我们确实是感到,金融对经济的支持,尤其地方银行是非常非常的重要。
[主持人] 那后来什么时候开始入驻到中国银行呢?
[王行长] 那还是海发行关闭以后,记得是第36次省长办公会议,指定我来代表原海南发展银行配合清算组进行清算。那么,为什么让我来做这个事情呢。我想,一个是在海南发展银行在关闭的那个时刻,我们的董事长、行长已经辞去职务。还有一位韩柏也是海南发展银行组建的元老,也辞去职务,所以把我就顶在了第一线,经历了非常难忘的时刻。现在想起来,心情还很复杂。因为当时我们在全省有3000多名员工,突然就下岗,我记得关闭的那天早上整个大楼,都是由北京派来的同志。
[主持人] 当时有贴封条。
[王行长] 对,整个走廊都是监管的人。
[主持人] 当时特别难受,那天做了什么?
[王行长] 脑海一片空白。很多员工也掉眼泪,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中国会关闭银行,他们赖以生存的企业,突然就倒闭了。
[主持人] 我现在感受到王行长依然对那些同事,对之前海发行的深厚的感情。那王行长既然您经历了那么多,就现在来看,您对金融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展望?
[王行长] 应该说海南的金融,从海南发展银行关闭以后是一个标志,海南的经济和金融进入了谷底,因为在16、7年的时间里,海南没有新的金融机构产生。去年,我想省委省政府提出“五个一”工程,应该说从去年开始有中信银行、招商银行相继进入,现在还有三家银行在筹建之中。应该说,各家国有商业银行相继上市,海南就结束了这个“金融重灾区”一个非常难忘的历史。
  我记得那些年海南的金融危机四伏,即使四大行不良资产的状况也是高达到80%甚至90%,可见那个时候的状况是很差的。上市以后,慢慢进入一个良好的发展时期,应该说从2010年以后,尤其去年(2012年),我感觉到海南的金融进入了一个建省以后最好的发展时期。
[主持人] 王行长,您说的最好的发展时期具体在哪些方面得到体现?
[王行长] 我想,有两个标志吧。一个刚才我谈到的,就是海南的金融组织体系在逐渐地完善。过去,海南曾经经历了那个金融的危机,经济泡沫显现以后,金融风险显现。比如说,海南的金融机构、组织机构在最多的时候,仅信托就20家,后来全部关闭,包括海南发展银行,包括36家信用社,只有一家幸存,其他全部关闭。现在看来,金融组织体系正在逐渐地完善,去年有两家(银行)进入、现在有三家在(银行)筹建,另外,还有七八家的小贷公司已经在运作,在三亚还有叫阳光保险的总部在设立,另外还有亚洲金融合作联盟这样一个金融组织机构,由30多家股东发起的也准备落户海南。金融体系的日益完善,我想对海南多种经济成分、多种经济形式的支持,才有了实实在在的内容。而在过去只有几家国有大银行,可能对这些中小微企业的资金支持是不到位的,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,就金融体系的日益完善。
  再一个我想就是金融支持的力度在不断加大。我记得2000年的时候,我们海南省的授信余额也就600亿,去年底接近4000亿,应该说从1995年左后高于全国的平均增速,比如贷款从去年,我们新增贷款的比例达到了17.68%,全国可能是十二点几,超过全国5个点以上。去年一年我们社会的总投资大概有2100个亿,信贷支持达到700个亿,占到30%。我想,这足以见金融对经济的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大。我想从这两点看,应该说海南金融的发展,对经济的支持力度,应该说在建省以后,达到了最好的历史时期。
  当然我想,这里与社会各届和政府对金融的支持是分不开的。尤其从这两年看,我感觉到政府对金融的重视程度,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大。比如说从去年看,我知道各级政府对银行信贷支持做得好的,都给予奖励。这种奖励应该说是在海南财政不是很富裕的情况下的,可见政府对金融的支持力度在加大。另外还有一点,我们金融同业都明显感觉到,比如这次“两会”,今年各家机构的负责人都分别进入了人大、政协作为委员,甚至当选常委,我觉得这是政府对金融的重视程度、支持力度在加强,那么,银政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和谐。我想这也是我们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、经济社会发展很关键的。在这里,我也希望政府能够进一步加大对金融机构的支持和关注。
[主持人]

  访谈现场(南海网记者 秦彦 摄)

  王行长,今年是实施“十二五”规划的关键之年,同时也是国际旅游建设的第三个年头,今年还是我们省委省政府“项目建设年”的延续之年,您是最新当选的海南银行业协会的会长,那我想您认为金融业将如何来支持“项目建设年”,同时来推进海南绿色崛起?
[王行长] 我觉得这个课题非常好。国际旅游岛建设,是国务院给海南很特殊的政策,我想对海南经济社会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。那么,海南省委省政府也是审时度势、高瞻远瞩提出了绿色崛起,而且连续两年作为重点“项目建设年”这样的一个设想,对海南人民是一个福祉,对海南的发展非常重要。那么作为金融企业,我想我们在这块热土上发展,我们也是责无旁贷,应该响应省委省政府的号召,继续加大对海南经济社会发展支持的力度。好像政府提出了今年对于省级的重点项目的信贷支持要达到增长25%,我想,我们金融行业应该加大对重点项目的研究,在产品的创新方面,在信贷的投放方面,在金融综合服务方面继续加大力度,尽我们金融的力量为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、绿色崛起、重点项目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。同时我想,在支持海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,银行金融机构自身也会得到一个良好的发展,因为经济是金融发展的基础,大家都知道。
  我作为新当选的银行业协会的会长,在这里我希望我们海南的金融机构能够在国家的金融方针、货币政策、金融监管之下,依法合规经营,正当竞争,实现我们自身的良性发展,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。因为金融机构进入多了以后,也会有一些不正当竞争的现象发生。我作为会长,我希望能够通过行业自律,按照一种竞合的原则,使自身的发展也出现一个良性的势头。
[主持人] 行业之间、行业内部要有公平的竞争,同时也要有一些合作。
[王行长] 我们之间可以通过银团贷款,优势互补。因为各家大型国有商业银行,股份制商业银行、地方商业银行,它的风险偏好会略有不同。那么,我们应该本着一种竞争合作、共赢的原则、自律的原则,实现自身的发展,实现对海南经济社会更大的支持。你比如说,前几天我拜访了民生银行的董事长董文标先生,我们谈得非常好,他马上在三亚要设立分行。他跟我讲,它(民生银行)进入海南以后,将在海洋经济和现代农业经济方面发挥重要作用。我想这样多种金融体系的完善,这种不同产品、不同服务理念、风险偏好的组合,实现共赢,会是非常好的一个局面,我希望是这样。
[主持人] 王行长您从08年全面主持中行的工作以来,中行的业务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品牌和服务都得到了广泛的认可。我想请问您和您的团队是怎么做到的?
[王行长] 应该说08年,我主持海南中行的工作以后,海南中行的业务发展、品牌建设和服务确实有了一个比较大的提高。那么我想这个是首先得益于地方政府、广大的客户、总行领导,因为总行领导这几年从董事长、行长、部门来了很多次调研、指导,还有与广大客户、社会各界的支持都是分不开的。但是我想还有一点就是海南分行的班子团结,我们的企业文化,强调“宽容谅解、求同存异、坦诚相见、团结奋进”,这是很重要的。因为一个团队、班子的团结,火车头的作用发挥好了,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,就会动员更多人的力量参与。比如说2012年,我们的工作也取得了挺好的业绩,存款、贷款的市场份额都提升了。今年的民主生活会,我们总行的陈四清行长来调研也指出,说海南中行2012年是业务发展、队伍建设最好的一个时期,是应该大书特书的一年。
  从08年以来到现在,我们经历了很多行内外的困难,包括08年的金融危机,汶川特大地震等各种各样的困难。但是我们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,作为上市公司,作为一个企业,我们始终坚持发展第一要务这个理念,坚持“发展为先,发展为大,发展为重”不动摇。我们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难,说心理话,从我主持工作开始,也没有经验,也是摸索,这个理念不动摇。所以这几年的业务发展确实上一个台阶,我们从09年制订了一个三年发展规划,要求海南中行的业务发展翻番。
[主持人] 你们实现了?
[王行长] 实现了!这个提出来以后,我们压力很大,到去年年底,我们所有的指标都实现和超额实现。比如我们的资产规模、存款规模都达到了700多亿,这个进步应该是比较快的。我们的资产质量,当时我们3年的资产质量指标是控制在2%,但是我们去年达到了0.5%。就是在业务发展的同时,我们的资产质量良好,应该说这个发展是健康的、稳健的。我觉得,这是我们业务发展方面取得的成绩。
  另外我觉得这几年我们的品牌建设也上了一个台阶。从08年到去年,我们海南中行连续五年,被政府授予社会责任十大功勋企业,连续作为金融机构的唯一一家;我们还获得了海南省优秀企业,还有国际旅游岛领军企业等等很多荣誉。
  我觉得这是对我们这些年的工作、我们的业务发展、服务的一个认可。另外几天前,省纪委和电视台,联合举办了一个叫“热线连万家”行风政风的评比,听说是通过几万个电话、现场、非现场的采访,对50家省直单位和企业的服务质量进行评审,我们海南中行也非常荣幸地获得了公共服务奖项的前5名,应该也是几家大型国有银行中唯一获得这个荣誉的企业。这是我们作出了很多的努力,当然也要感谢社会各界、政府对我们的信任。对于这些年得到的荣誉,我们只是把它作为一个新的起点,我们将更努力地去工作。
  另外在服务方面,去年我们也上了一个台阶。在去年的“千佳网点示范”的联合评比中,海南各家金融机构每家拿出两个网点参赛,我们两个网点分别获得第一名和第二名,几乎是满分。
[主持人] 你们获评优秀服务网点,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介绍一下?
[王行长] 这个经验还是有的,也是我们十年来努力的一个结果。我2000年进入中国银行,就抓文明优质服务工作,可以说十年磨一剑。十年来,我们深深地理解银行就是服务行业,只是提供的产品不一样而已。“顾客是上帝的理念”在海南中行植根于所有的干部员工。我们连续4年,每年的第一个工作日,一定召开海南中行全辖的文明优质服务表彰大会,而不是召开业务工作会议,意在传达服务的重要性。我们在2010年提出“服务要在四大行领先”,在2011年我们又提出“在当地金融同业领先”的目标,这个想法是很大胆的,也是给我们自己加压力。应该说从去年的评价结果看,还是初步实现了这样一个目标。因为这是一个很公正、客观的评价,所以抓服务我们还是不余遗力,取得了一些成果。
  在今年的第一个工作日,总行工会也派人来参加我们的会议,他们也肯定了我们的做法,我们把服务叫做“高压线”。我记得是在2011年的春节刚过,我们有一个经营性支行被投诉,我们通过察看录像,确实投诉的有道理,党委立刻开会,免掉了这个行长。就是说如果服务出现了问题,我们就“一票否决”,一点都不客气。后来我记得,当时被投诉的员工等在我的办公室门前,他跟我讲,我就是被投诉的员工,希望别免掉我们行长的职务,这是我犯的错误。我说这个没有办法,我们作为服务行业,绝不允许服务上出问题。后来这个行长被免职了,这是2011年春节刚过的事情,很严格。不是说我们一接到投诉就会把行长免职,要看性质。所以全行上下对服务的问题认识在不断地提高,也统一,服务的高压线不能碰。
[主持人] 中国银行的服务一定会越来越好,有这么严格的制度,同时还有积极的奖励措施。
[王行长] 是的,是的。比如说前年,我们的行长奖励基金一共就50万,但是,文明优质服务办公室提出申请20万,一般在我们的体制下是会打折的,你要20万,我们会给15万或给你10万,我们没打折扣,给你20万,抓文明优质服务是要人给人,要钱给钱,就是这样,以后我们还会坚持下去。
[主持人] 好的,王行长,我们知道您有非常扎实的金融理论,同时还有丰富的金融实践,有很多的研究,同时也出版过很多的专著,还发表很多论文,同时现在还在海南大学担任硕士研究生导师,是吗?我想请您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的理论成果。
[王行长] 我是喜欢研究一点问题,你说丰富或者扎实,确实不敢。因为这是一个面对公众的采访,理论家们知道会笑话。但我关注金融理论,尤其在金融风险方面有一点点的研究。说心里话,还是在我经历了海南金融危机之后,也是带着这些思考,中国的监管体系、中国的金融体系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的问题?后来我去了西安师从江其务老师。
[主持人] 西安交通大学?
[王行长] 对,江其务老师。大家知道,他在在中国的货币银行学方面研究的比较早,他和黄达导师几乎是同时带博士研究生,他当年是中国金融学院的副院长,老人家一生研究货币银行学,后来就专门带学生,这是我一直非常崇敬和崇拜的老人,他不但治学严谨,而且他的品德,为人师表确实让我们很敬佩。那么海南发展银行关闭之后,我就专心去跟江老师学习。
  在那几年,我发表了一些论文,也有过两本专著,有一本就是《转轨时期商业银行风险研究》,还有一本就是海南建省20周年的时候,受省里的委托写了一本叫《海南金融20年》,因为我毕竟经历了海南金融这些过程,有些过程还是亲自见证,或者是一个核心的参与者,我觉得是一种责任,我写了一本书,最近我正在进行修改,因为25年了,我正在整理资料,准备再出一本书,就是《海南金融风云录》。因为海南是全国经济改革和金融改革的试验田,我也想对这些人物作一些回顾,包括当年的那些金融拓荒者,他们都非常优秀,尤其很多“五道口”的学生,包括我们非常尊敬的马蔚华行长等等,我想进一步的整理。
  当然,一些文章是在读书的时候写的,到毕业以后也陆陆续续有一些研究的成果,但08年以后就没有了。我有几本书,像《转轨时期商业银行风险研究》获得了第四次省部级的优秀专著二等奖,后来还有一篇文章叫做《海南高端酒店旅游地产业前景透视》,这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发表的,当时引起了一点影响,凤凰卫视、大公报、新京报很多报纸准备采访我,很多媒体也都发表了这篇文章。当年全国经济进入了一个低谷时期,我记得那时A股跌到了1700点,各大城市房地产业也纷纷下跌,我这篇文章发表了以后引起了一些反响,这篇文章后来也获得了第六次省部级优秀论文奖。
  今年的1月1日,我发表了一篇文章,坚定地看好海南的高端酒店业、旅游地产业。还有几篇文章,比如对《国有商业银行风险防范的理论思考》,《对国有商业银行目标定位的一些实践思考》,也获得了全国优秀论文二、三等奖,但那是过去的事了,还是一些自己的实践体会,也不算什么理论文章,大概是这样。也是带着一些当年的困惑和思考,有了一点研究。至于说在学校作一些兼职教授,受到他们的邀请,我也是欣然地答应,我也很愿意把自己多年工作的一些经历告诉学生们,怎么能够把学到的理论与中国的金融实践结合起来,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。
  这么多年我看过一些文章,也看到中国的一些经济学家、金融专家,他们的一些看法和不同观点的交锋。我想关键是把这些金融理论,应用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结合起来,来推动中国的改革。去解决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际问题,这很重要。
[主持人] 王行长,海南中行到明年是100年华诞,您有什么打算和想法?
[王行长] 谈起中行100年,我作为一个中行人,我感到很骄傲也很自豪。因为百年中行,是那么多代人努力付出的结果。去年是中国银行100周年,可能大家知道中国银行是在1912年,孙中山先生推翻大清政府以后由户部银行改名为中国银行,到去年是我们整个中行的100周年,也是中国唯一一家连续经营百年的老店。我记得06年我去英国,在街上散步,看到了伦敦中行,我一看,70多年了,那种自豪感还是蛮强的。
[主持人] 现在还一直在运作?
[王行长] 是啊。2010年,我去英国参加我们总行举办的剑桥培训,恰逢中国银行英国分行迁址,我们都去参加,当时伦敦市长、英国政要、显贵都参加了,因为中国银行是中银行业对外的一面旗帜,他的国际化程度是得到广泛认可的。可能你也知道,中国银行连续两年被评为全球系统性重要银行,那么,这不仅是中国的唯一一家银行获此殊荣,而且是全球新兴经济体也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唯一一家,也是中国银行业对外的一面旗帜,它的国际化的程度、专业化的程度,至今还是被全球认可。记得去年2月,中国银行100周年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,当时的李克强副总理、王岐山副总理、何厚铧等党和国家领导人,还有各部的部长都参加了,温家宝总理还发来贺信。尤其使我们中行人感到骄傲和自豪,自己也没有想到我们能够作为中国金融界、企业界对外的一张名片。李克强总理在讲话中谈到,他说:“铸就百年品牌是一个民族繁荣昌盛最有力的一张名片”。作为中行人,我很兴奋。
  明年就是海南中行的100周年,这个很多人还不太清楚。我们海南中行是1914年中国银行在海南设立的分号,它的旧址就在海口市得胜沙步行街97号。明年就要迎来海南中行的百年华诞,我感到非常的荣幸,也很幸运。我想百年中行要好好的庆祝,要隆重庆祝。这种庆祝,首先一点我就想我们要更加努力地工作,对地方的经济社会发展繁荣做贡献,尤其是对国际旅游岛建设,对海南的绿色崛起,对我们的项目年多做一些事情,这一点我们充满信心。
  前年12月6日,我们的肖钢董事长来海南调研。省委书记和省长都接见了肖钢董事长,董事长也拜会了谭力常务副省长,经过调研以后,对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充满信心,当即指示海南分行要走独特的发展道路,总行各部门要给予区别于境内其他一级分行的差异化的政策支持。经过去年一年我们海南分行的努力和争取,总行终于下达了这个文件,那就会在信贷规模、网点建设、人力资源方面给予倾斜,所以我们有信心,在未来,海南中行在海南国际岛建设、绿色崛起、重点项目建设中,我们一定会发挥更大的作用,来回馈政府社会各界对中国银行的厚爱。这是我们要做的一件事情,这是最有意义的。
  当然其他的庆祝活动,我们还是本着勤俭节约这个原则搞些活动,我们在内部有一些爱岗敬业,热爱中国银行的讲演、书画比赛,当然我们会在明年在海南人民大会堂会举行一个隆重的庆祝活动,到时会邀请省市领导、社会各界、媒体来分享海南中行100周年的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。我想海南能有100年的银行,不仅是海南中行的事情,应该也是我们海南经济界金融界,是海南人的一个共同的大事。
[主持人] 我们也非常地期待。王行长,您也是最新当选省政协常委,我想请问您,您将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,为政府建言献策?您最关注的是那些方面的问题?
[王行长] 因为政协就是民主监督、参政议政等等这些职能。应该说我是刚刚进入政协并被选举为常委,我对政协的工作和职能理解还不是很到位,但是首先有一点我在这里也要感谢,也可以说代表我们金融界感谢省委省政府、省政协和社会各界对我们金融界的支持、厚爱和重视。我想作为个人、作为金融界的代表,我会认真的履行常委的职责,参政议政、民主监督,能够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。
  4月2号我们会举行第一次常委会议,想到这里我心情还挺激动。因为我们作为一个金融机构代表,第一次这样正式地参与地方政府这样重大活动,我想我可能会在金融生态环境建设,金融如何更好的支持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,维护金融的良好秩序方面建言献策。
[主持人] 我想各大媒体也会非常关注您的提案,特别是明年召开的海南省政协会议,您的关注度应该是非常的高。
[王行长] 谢谢,我会努力,如果有这样的机会,我希望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和期待。
[主持人] 正如王行长刚才所说,海南金融已经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机,海南金融的沉浮起落,也侧面反映出了海南发展不平凡的25年历程,海南中行作为海南省历史最悠久的国有银行,他与海南的缔结远超过25年,正如100年前他在海南设立的第一间银行一样,100年后海南中行将相伴海南发展的每一个脚步。我们再次感谢王行长做客我们的新闻会客厅,也谢谢网友们的守候。
  再见!
访谈现场
支持媒体
策划:南海网频道中心 规划/编辑:月满 刘美卉 颜区骧 设计:林斯吉 技术:杨坤 张天宇
海南日报报业集团南海网 版权所有 2011-2020
电话:(86)0898-66810815  传真:0898-66810545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9楼